炸鸡狸猫

无无聊聊叨叨逼

4 o'clock

*睡前(?)
*伪现勿上升
*🎼네시-V,RM脑洞产物(歌词无关)
*瞎jb写
*我并不知道森的房子到底有没有阳台







又一次在凌晨惊醒



不是王嘉尔第一次在黑暗中惊坐急喘,算起来已经是这个月第五次了。



他慢慢平缓下呼吸,看了看窗边的闹钟窗外依旧灰蒙蒙的天苦笑一声,“才四点。。” 掀开被子下床。



小心翼翼地把房门关上走到客厅,不出意料地看到昨晚煲剧煲太晚的大只忙内蜷缩在沙发上睡觉,无奈地笑着摇摇头权衡之下还是决定只给他掖掖被子。




’还是等他起床再跟他说下次睡房间里吧‘ 他想。





制作人哥哥似乎昨晚又呆在工作室没有回家一整夜,他看了看依旧关着的房门这样推测到。




好不容易有两天假,突然空下来的王嘉尔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一个人的时间好像过得特别慢,从惊醒到现在竟然才刚刚过了5分钟。




凌晨的天气还有些凉,他起身回房间翻了件卫衣套上,又小心翼翼地移动到阳台上。





当初这么喜欢这个房子的原因有一部分就是因为这个阳台,在看房子的时候他就打算好了,在阳台上放一张吊椅,边上一个小桌子,可以在月光下细酌。




’不过一直没有机会罢了,‘他有点遗憾地想到,又庆幸,‘不过这个吊椅挑的真好,超级舒服呢。’




一个人的时候总会开始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什么都不要想,’他这样告诉自己。





可靠在柔软的吊椅坐垫上看着还没有打算要亮的天,他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段宜恩。






他的爱人;







他想起他笑起来的小虎牙;想起他亲吻时的温柔;想起他轻声细语的诉说情意。他也想起他生气时的摔门;想起他不肯轻易妥协的倔强;想起他严肃时的冷脸。




可是他想不起来他们这次吵架的原因。




也许又是因为他不够照顾自己;也许又是因为他日渐消瘦的体重;也许又是因为他因为黑评沮丧,而他的叮嘱和安慰总是不起作用。



’这么想来我们还真是很像呢,‘他想,明明都是因为担心对方。






身后传来阳台玻璃门的声音,他转过身去看见他正在想的爱人抱着从卧室里拿出来的毯子站在门前。




“Marky? Why are you here so early?(Marky?你怎么来这么早?)” 他有点惊喜,又似乎忘了他们还在冷战的事实。




被叫到名字的段宜恩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皱着眉头看着他,“you are not sleeping enough.(你没有睡够时间。)”




还坐在吊椅上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扁了扁嘴。





站在阳台门口的他叹了口气,走到他身边把手上的毯子展开盖到他的小宝贝身上,搂着他一起躺在吊椅上。




王嘉尔很自然地挨着他,在寂静的凌晨听着爱人有力的心跳。





两个人莫名都没有说话,就静静地看着凌晨的天。




“段宜恩,对不起。”他轻轻地说到,对不起总是让你担心,对不起在难得一起的时间内还冷战,你能原谅我吗。




被爱人点名的段宜恩把视线从仍旧灰蒙蒙的天收回,看着怀里的爱人,低下头轻轻地亲了亲爱人漂亮的额头一口,没有回话。




被亲的宝贝满意地勾了勾嘴角,往爱人怀里缩了缩。




“잘자(好梦).”




“Wake me up when the 해 comes up.(日出的时候叫醒我)” 小宝贝忍不住调皮的混搭语言,满足地听见爱人笑了笑,功成名就地闭上了眼睛。







“Good night my love.”












You too.






(大家都好梦哦嘤٩(˃̶͈̀௰˂̶͈́)و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