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鸡狸猫

无无聊聊叨叨逼

好久不见(伪现





段宜恩摁响门铃的时候王嘉尔正坐在沙发上听着新闻。





听到门铃响时王嘉尔裹了裹身上的卫衣一边在心里埋怨澳洲的冬天实在是难熬一边往门口走去,打开门时却第一次没有因为冷风而想着快点关门。



他曾经的队友、室友段宜恩裹着皮外套,指了指旁边的小皮箱,笑了:



“嘎嘎,好久不见啊。”



王嘉尔听着熟悉的嗓音以及那个熟悉的小名愣了愣。段宜恩身上的小皮衣显然是不够抵御澳洲寒风的,他响亮地打了个喷嚏,王嘉尔清醒过来,赶紧拉着他进来。





3年前,王嘉尔和段宜恩还是队友关系,在一个名叫got7的组合里努力活动着。随着组合名气越来越大,通告也越来越多,王嘉尔的身体却没有撑住。在爸妈的要求下最终无奈离队,在饭们的眼泪里来到了澳洲。



王嘉尔却没有选择和同在澳洲的哥哥一起住而是只身一人在墨尔本租了一个小公寓,也许只是因为他离队时,段宜恩红着眼眶笑着对他说的那一句:



“等我去找你玩哦嘎嘎!”




是吗?也许不是吧。





把段宜恩带到屋子里后便由着他自己折腾,王嘉尔走去厨房打算做点汤暖和一下刚刚还在门外抖的大哥。



已经3年了,退队已经3年了。而喜欢他已经快15年了吧,王嘉尔这样想到。



要说退队最让王嘉尔觉得可惜的便是他,上飞机时没忍住眼泪也许也是因为想着从今以后我便离他10个小时远了吧。
是吧,王嘉尔喜欢同队大哥段宜恩。




要说从什么时候开始,王嘉尔其实也说不出个大概来。



也许是真如自己所说那样一见钟情吧;


也许是一起练习MAT的时候吧;



也许是看见他心疼的看着因为赶通告而累瘫的自己的时候吧;



也许是连粉丝都知道他可以写一篇论文来夸自己的时候吧;



也许是发现有我俩的cp粉时自己一个人开心的时候吧。





也许也许。






可这三年来,两个人联络次数却少得可怜。段宜恩好像总是很忙,后来,王嘉尔也就不再主动联络了。



也许是害怕打扰对方,也许是害怕听到自己不想听到的近况。





也许也许。






直到手指被热水烫到王嘉尔才回过神来。



晃了晃自己的脑袋,蹲下捡起慌张摔掉的汤勺,段宜恩跑了进来慌忙的抓住他的手,像以前一样紧张地问他:



“嘎嘎哪里撞到了我看看。”



王嘉尔耳朵温度一下子就上去了,悄悄缩了缩手没有成功,小声的说道:


“没。。。没事,就不小心烫到了,marky你不要大惊小怪。”

段宜恩皱了皱眉,转身去冰箱里翻找,拿了个冰袋仔细地摁在伤口上,没有说话。



段宜恩总是这样,不言不语却用动作偷走王嘉尔的心。王嘉尔看着这样熟悉的他,悄声呢喃:



“段宜恩,我爱你。”



再不说,自己会后悔吧,他这样想到。



段宜恩没有抬头,安静得让王嘉尔认为他并没有听到的时候他听到段宜恩轻轻的应了一声,



“嗯。”




王嘉尔愣在原地,不懂这个嗯字的意义。



也许是当作兄弟之情了吧,脑子里闪过好几个也许,也只好讪讪地收回自己的手,转过身憋住难过有些尴尬地打着哈哈,


“哈哈哈哈,형我的手没事了谢谢형。”



段宜恩叹了口气抱住这个吓得连marky都不敢叫的小孩。




王嘉尔没有说话,又或只是说不出话,只能努力地憋着眼泪,硬是扯出苦涩的笑容想要圆场。



段宜恩把头凑到他耳朵旁带着笑意:




“我知道,嘎嘎,我都知道,谢谢你三年来一直等我。”




王嘉尔有些懵,更加不懂段宜恩的意思,忙挣脱开他的怀抱急切地转过身瞪着圆圆的眼睛,正要开口。



“嘎嘎,我爱你。”



王嘉尔看着一脸微笑的段宜恩朝自己越来越靠近,耳朵发红。


蜻蜓点水的一吻后王嘉尔觉得自己耳朵简直快炸了,他听到段宜恩笑了,



“好久不见,嘎嘎,我们在一起好吗。”



王嘉尔点头笑了出来。


“好。”


评论

热度(14)